我是蝴蝶君

Thank you for everything.

[冷俊]流年(2)

从电影院出来,他们去吃了今天的第一顿饭。家庭奶爸和网瘾少年都深感今天的活动量严重过剩,一拍即合地找了家酒店住进去。

他们四仰八叉地躺在酒店的床上,时间还早得很。陈圣俊来回翻了几次身,嘴里嘟囔着无聊啊无聊。谢天宇从床上翻身而起,拍拍他的屁股。

来。

来什么?

战斗。

陈圣俊撑起半个脑袋看谢天宇打开行李箱,偌大的箱子衣服没几件,笔记本电脑鼠标键盘鼠标垫倒是一应俱全。陈圣俊啧了一声,果然还是那个过年抱电脑回家的谢天宇。

酒店里配了一台电脑,一开机,桌面赫然是英雄联盟的图标,点开发现连更新也不用。

谢天宇在旁边点燃一支烟。怎么说,solo?

好啊。

你用我那台吧,省的说我欺负你。...

5 18

[冷俊]流年(1)

#长篇超缓慢更新预警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陈圣俊收到谢天宇信息说他要来韩国的时候惊了一下,不过也只一下。毕竟这个人想一出是一处的性格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。

把车往机场开的一路上,陈圣俊心情莫名地有点好。谢天宇突然的拜访是一个原因。另一方面,吹着风把车开上一百码去接一个任性的旧友这样的事,忽然唤起了某些已经开始模糊的情绪。

他一贯是个随遇而安的人。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说不上不好。但跟那时候孤身一人去到异国签卖身契总归是有些不一样。从前前路渺茫,他不知道命运的安排会让他飘去哪里,只清楚一点,有比赛打就好。而如今人生道路都在他面前铺陈开来,若肯定神细看,隐隐地都能望到尽头,他却是被生活推着走,...

3 17

丢一点存稿

证明我没跑路。

《白羊》不算更新的更新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们毕业了。

陈晟俊继续留在欧洲,而谢天宇决定去美国。

离别前最后一晚,谢天宇的屋子已经清空了,他跟陈晟俊同住一屋。

从饯别宴上回来,两人都已经喝到半醉。陈晟俊洗漱完就躺下了,谢天宇却不肯睡。喝了酒的他异常兴奋,一会儿要唱歌叫陈晟俊起来给他伴奏,一会儿非要拉陈晟俊来看他大学时期最满意的画。

陈晟俊不胜其扰,拿被子罩住头。谢天宇把手伸进被窝,在陈晟俊打到他之前抓住他一只手腕扯了出来。

他拿了一支笔,在他手腕上作画。

陈晟俊闭着眼睛任他摆弄。笔尖在皮肤上划过,刺痛中带着微痒。他顺着笔尖划过的轨迹猜测谢天宇画的是什么。...

5 20

[冷俊]真的

这边谢天宇刚defeat掉一局比赛,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和国服队友的日常对喷环节,那边就听到陈裕添隔着一个客厅咋咋呼呼地喊他,用的是错误的发音和幸灾乐祸的语调,“因康,你最近真的有点惨。”


谢天宇把耳机扯下来,“喊你爹干嘛?”,边说边点击进入队列。


他最近被带了一身节奏,身边环绕着一圈低气压。虽说他平日里性子张扬跳脱,但毕竟还是个半大孩子。在他二十出头要啥有啥一帆风顺的人生轨迹里,这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了。他很是消沉了几日。队友们在他面前都或多或少地存了点小心翼翼,有意避开某些敏感话题。


偏偏就是这个小粗森沃得六,谢天宇有点回暖的迹象就迫不及待地跟他皮上...

14 83

[冷俊]白羊(上)

欧洲留学生设定

算是圆了《吸血鬼》未成行的欧洲之旅。

这次绝对又甜又HE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青春一记荒唐,亦然学着疯狂】


谢天宇和陈晟俊是瑞士某建筑系的新生。刚入学,他们就被分到同组作业。


他们在下课后匆匆打了个照面,互相留了邮箱加了WhatsApp。之后的十几天却没了动静。眼瞅着同学都陆陆续续地完成第一阶段了,他们才在WhatsApp上讨论是不是到了不做会死的地步了。


试探性地约了下,要不,先看资料,再找个两人都有空的时间讨论?


陈晟俊说自己重感冒了星期天之前大概看不完。谢天宇接上话茬说他周日要上德语课不能参加讨论。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,说那再约再...

10 48

受任于败军之际,奉命于危难之间。

5

[冷俊]if tomorrow comes(BE完)

深夜,苏汉伟被电话吵醒。他迷糊地看了一眼,是谢天宇打来的。


他立马翻身起床。边穿衣服边接听。他对这样的电话并不陌生。谢天宇简洁地告诉他陈晟俊情况不太好。他嗯了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

赶到医院,谢天宇正等在抢救室门外。两个人见了面,没什么话好说,各自沉默而立。无数次的生死一线没有让他们麻木,但他们渐渐学会了如何处理恐惧。


谢天宇问,“去抽根烟?”苏汉伟点头跟他去了吸烟室。


谢天宇点燃一支烟,却并不吸几口,手垂下去,一根烟夹在他两根手指,虚弱地燃烧着。


很多很多次,他们都这样无言地相伴,一起等待着命运的宣判。


说起来,当年他们还算是半个情敌。苏汉伟暗恋陈晟俊,而他是...

9 52

[冷俊]if tomorrow comes(中)

苏汉伟说,“没关系,我来吧。”


他拿着话筒,从WE那个小破基地的走廊讲起。一点一点细数他和陈晟俊经历过的过往。


咬字不清的毛病一点没变,音调还没什么起伏,非得全神贯注才能听明白了。


他对着全场观众,事无巨细地讲述着他们之间极平凡的琐事,没作一个字的抒情。平铺直叙,语气平淡。


他是WE的AD carry,他是陪伴他最久的队友。


能说出口的,是陈晟俊。讲不出口的,是他多年来隐忍于心的暗恋。


放下话筒,苏汉伟来到后台。所有人都在休息室门外围了一圈,神色焦急。门内的动静已经停下来了,但他们拿不准该不该进去。


苏汉伟越过他们,推门而入。


谢天宇背对着他,正...

6 31

[冷俊]if tomorrow comes(上)

车祸梗


题材烂俗且沉重


全文无互动


全文无糖


全文压抑


谨慎选择观看


切勿上升真人


-------------------


冬日的阳光透过紧闭的窗户照进来,给屋内染上了一丝温暖的颜色。


现在是年末,正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,但房间内常年恒温,谢天宇便只穿了一套单薄的家居服。他接了一杯水放到窗前的小茶几上,坐在沙发上开始翻阅杂志。


地上铺了吸音地毯,脚上的棉拖鞋是软底的,就连沙发腿都被包上了布块。他仍有意放轻了动作。


房间里安静得呼吸可闻。床边医疗仪器发出的滴答声更显得刺耳。


不过,他已经习惯了。


而且,就算耳边规律的声音...

11 34

[冷俊]狭路相逢

“啪。”


陈晟俊把手机扔回电脑桌,戴上耳机。一边操纵鼠标进入队列。一边顺手拿起苏汉伟刚从冰箱里拿的冰红茶。


咕咚咕咚咕咚。


冰了一下午的冰红茶顺着消化道一路灌进胃里。透心凉。


“sbad,那是我的!”队霸刚结束一把游戏,被队友坑的头昏脑涨。从冰箱里拿的冰红茶跟596转身说句话的功夫就被陈晟俊抢了去。他气得伸出小短腿踢陈晟俊的椅子,“敢抢你爸爸的饮料,快点再去给我拿一瓶。”


陈晟俊默默起身去帮他拿了。一反常态地没跟他讨价还价也没缠着他撒娇。


诡异,非常诡异。


苏汉伟观察着陈晟俊的举动,没急着排下一把游戏,甚至sbad的游戏排到了他也帮他点了拒绝。等陈晟俊...

今天的微博

糖里裹着刀

刀上撒着糖


还有一把无尽之刃悬在头顶

将落未落

也是十分精彩了

5 3

最近被我刷屏的36圈的朋友们抱歉啦。

虽然我知道大家都非常佛性了……


前几天随手逛了逛十年前几个太太的个人贴吧,居然还在更新。

小水建了2018新的水楼。虽然2017的水楼只有不到20条。但仍每年都有。

茶大突然出现,留言说用不惯百度,被迫换了账号。

映无邪发帖说重新把吧主申了回来,下面有人回复,时隔十年了。

lofter上的太太更新以年为单位。2016年的新年贺文仍在首页。但2018的贺文也没有缺席。

就连我收到的喜欢、推荐和评论,都是以半年为单位。去年的文前几天还收到了红心。

最近还有小可爱私信我加CP群。

我入圈算晚,然而今年也是第八年还是第九年。明明已经爬墙爬到很...

4 9
 
1 / 4

© 我是蝴蝶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